萧氏有着从龙之功,这位悦妃娘娘身为萧氏之女,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她又叹了口气,让秀秀提了热水来伺候她洗漱但秀秀前脚出了门,后脚就又退了回来,脸色写满了紧张:“姑姑,昭阳殿的悦妃娘娘来了,说要见你”顾锦心里一跳,一大早就迫不及待找过来,定然不是善茬她不敢耽搁,连忙起身迎了出去,但没走两步,就瞧见一娇艳明媚,打扮繁复华丽的宫妃,正带着乌压压的宫人,气势汹汹的朝她走过来秀秀显然知道昨天晚上龙床上......

点击阅读全文

顾锦温执小说

《顾锦温执小说》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温执顾锦,讲述了​萧氏有着从龙之功,这位悦妃娘娘身为萧氏之女,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她又叹了口气,让秀秀提了热水来伺候她洗漱但秀秀前脚出了门,后脚就又退了回来,脸色写满了紧张:“姑姑,昭阳殿的悦妃娘娘来了,说要见你”顾锦心里一跳,一大早就迫不及待找过来,定然不是善茬她不敢耽搁,连忙起身迎了出去,但没走两步,就瞧见一娇艳明媚,打扮繁复华丽的宫妃,正带着乌压压的宫人,气势汹汹的朝她走过来秀秀显然知道昨天晚上龙床上......

阅读最新章节

萧氏有着从龙之功,这位悦妃娘娘身为萧氏之女,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她又叹了口气,让秀秀提了热水来伺候她洗漱。
但秀秀前脚出了门,后脚就又退了回来,脸色写满了紧张:“姑姑,昭阳殿的悦妃娘娘来了,说要见你。”
顾锦心里一跳,一大早就迫不及待找过来,定然不是善茬。
她不敢耽搁,连忙起身迎了出去,但没走两步,就瞧见一娇艳明媚,打扮繁复华丽的宫妃,正带着乌压压的宫人,气势汹汹的朝她走过来。
秀秀显然知道昨天晚上龙床上的人是谁,一见悦妃这架势登时吓得白了脸。
“姑姑……慌什么?
这是皇上的寝宫,悦妃再怎么跋扈,也不会在这里闹事。”
秀秀懦懦应了一声,可看脸色仍旧是惊惧的。
顾锦暂时顾不上她,屈膝行礼:“奴婢拜见悦妃娘娘。”
悦妃隔着一丈远停了脚,可开口的却不是她,而是打小跟着她长起来的大宫女沉光:“放肆,见到娘娘,你竟敢不跪?!”
果然是来找茬的。
宫婢虽然低贱,可她毕竟是皇帝身边贴身伺候的人,代表的是温执的颜面,见太后尚且不必跪,何况宫妃?
这道理人人都懂,按理说悦妃不该在这上面挑理。
但她姿态仍旧恭谨:“奴婢绝无不敬娘娘之意,只是宫规如此,还请娘娘见谅。”
沉光一时被噎住,撸着袖子就要上前动手,却被一只纤纤玉手拦住了。
“顾锦,初次见面,你就拿执哥哥来压我,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顾锦心里叹气,她只提宫规,就是不想让悦妃往温执身上联想,对她恨上加恨,可没想到她还是扯了上去。
她更低地垂下了头:“奴婢并无此意。”
萧宝宝抬脚走近,云霞似的裙摆散落在顾锦眼前。
“我当初就说,你不是良人,他非不听,一意孤行要和你订下婚约,结果呢?
你搭上了齐王就不要他了,害他成了世家里的笑柄,这也就算了,你还要把他害成那副样子……”她毫无预兆的一巴掌打下来,顾锦猝不及防歪倒在地,嘴里漫上来一股腥甜。
秀秀被吓了一跳,小声喊了句“姑姑”,却不敢上前去扶人。
那一巴掌悦妃用足了力气,顾锦只觉耳朵嗡鸣不已,隔了好几个呼吸才回神,自己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却是刚站稳,巴掌便又兜着风打了下来,可这次,巴掌竟然落空了。
“悦妃娘娘,”顾锦抬眼,虽然刚才挨了一巴掌,身份也被人稳稳压着,她身上却不见丝毫卑怯,“奴婢好歹是乾元宫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萧宝宝杏眼圆睁:“又拿执哥哥来压我?”
她气急:“沉光,压住她,我今天要打烂她的嘴!”
沉光应了一声,带着几个宫人上前。
顾锦心口一沉,悦妃毕竟是主子,不管不顾的闹腾就算事后会被教训,眼下却没人拦得住,她简直是避无可避。
眼看着人乌压压围上来,就要将她压住,一声不轻不重的咳嗽忽然炸响在众人耳边。
宫人都是一愣,纷纷循声看过去,就瞧见温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此时正站在廊下,嘴角含笑目光淡淡地看着他们。
“怎么不闹了?
朕惊扰你们了?”
宫人们呼啦啦跪了一地,顾锦也松开了萧宝宝的手,目光不自觉落在了温执身上。
他来了。
她松了口气,屈膝行礼:“皇上。”
萧宝宝面露喜色,快步走到温执身边:“执哥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温执纵容的由着她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一开口虽然是教训的话,语气却十分轻缓:“这是宫里,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不许胡闹。”
萧宝宝一吐舌头:“好嘛好嘛,皇上。”
她后退一步,煞有介事的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可这礼却只行到一半就被温执抓着胳膊拉了起来:“在朕面前,不必多礼。”
萧宝宝高兴起来,却不过一瞬,脸就拉了下去,扭开头不肯再理会温执。
温执失笑,好声好气哄她:“这又是怎么了?”
萧宝宝看了一眼顾锦:“还不是你的人,当众给我没脸。”
“哦?”
温执脸上浅淡的笑慢慢散了,目光落在了顾锦身上,自她肿胀的脸颊上一闪而过,眼神微微一凝,却又一次笑了起来:“她怎么得罪你了?”
萧宝宝大约也是心虚,哼哼唧唧不肯开口。
皇帝便看向顾锦:“你说。”
顾锦没有抬头,声音清晰平稳:“娘娘初入宫,大约不知道乾元宫中人不必跪拜后妃,故而见奴婢只行屈膝礼,便生气了。”
温执看向萧宝宝:“是这样吗?”
萧宝宝当年亲眼瞧见他如何爱护顾锦,唯恐他为此生气,再次抱住了他的胳膊:“她如今不过是个宫婢,我让她跪一跪有什么不可以?”
四下寂静,温执迟迟没开口。

小说《顾锦温执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