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EOS恐怕是币圈争议的最大的币,关于EOS有两种极端的声音,有的人认为EOS的技术很强大,有的人认为EOS是归零币。近日,随着比特币跳水,EOS的跌幅更是惨不忍睹:


6月初至今,美元价格下跌幅度约54%,而比特币价格下跌幅度达60%。6月初最高价在50元人民币以上,近日最低跌至23-24元人民币。

 

❖EOS的四大问题❖

EOS价格下跌至此,甚至有人认为EOS是归零币,这同EOS自身是脱不了干系的。EOS存在的三个问题,导致EOS价格下跌:

(一)产品问题:EOS的效率问题

在EOS上线之前,号称可以达到百万级TPS的吞吐量。然而,事实上在EOS上线以后,并没有达到这样的效率。EOS上的DAPP游戏体验不佳,用户明显可以感受到卡顿的现象。

这意味着,EOS一方面具一定的中心化,另一方面并没有改进ETH的体验问题。这样的话,人们对EOS的预期也就直线下降了。

(二)宣传问题:营销不到位

居然有人认为EOS擅长营销,TVB真是无法赞同这样的观点。

虽然,EOS曾经一度高达130元,但是那是EOS主网即将上线,加上EOS背后的技术团队和创始人BM在技术上的强大,让人们对EOS具有过高的预期导致,并非是EOS的营销所致。

一方面,blockone作为EOSIO的开发者,只负责程序开发,宣布相关的消息,至于EOS的波动,blockone没有什么动作。

另一方面,EOS的主节点对EOS营销的贡献度也比较有限。

第一,虽然各主节点也在宣传EOS,但显然这些节点皆不太擅长营销,没有一个节点可以像孙宇晨、莱特币那样打鸡血式的营销和宣传EOS。

第二,各个主节点各自为政,互相之间并没有在EOS营销上形成匹配,导致EOS的宣传在时间上、空间上都存在真空。

第三,各主节点更多的是忙于发展自己旗下的应用和产品,顺便宣传EOS。更有趣时,EOS主节点的营销往往是内部营销,比如鲸交所会邀请其他EOS节点来作直播,却不会邀请EOS生态以外的大V来做活动。

事实上,EOS的营销很少与外界进行合作,这样的就限制了EOS在营销的发展。

各大主节点不是不懂营销,也不是擅营销,问题就是21个主节点,谁来负担营销的成本?

这就是TVB以前曾经说过的一个区块链发展问题: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EOS主节点中,中国节点不少,中国人心眼多,不乏这种思维:我先费钱费力宣传EOS,其他20个节点受益……

(三)价格问题:市值管理的缺失

市值管理也是一件充满争议的事。

一种观点认为,币价应该顺其自然,任其随市场波动,不应该通过市值管理来进行中心化的控制。

另一种观点相关,认为市值管理可以为币价波动进行一定的干预,从而防止币价大起大落。

TVB个人的观点是,市值管理不一定是在二级市场,通过拉盘、护盘来操作。适度的运营也是市值管理的一部分。

显然,无论是在二级市场上进行管理还是适时通过运营来管理EOS的市值,这两种市值管理,EOS都是缺失的。

EOS各个主节点虽然也在为EOS宣传做出努力,但是并没有配合市值来实行。

(四)政治问题:治理中心化

EOS最初的治理机制是这样的:

第一,EOS公约是由全民投票通过的;

第二,EOS主节点是由全民一币一票选出的;

第三,EOS事务由主节点投票,超过2/3、即15个或15个以上节点通过,即可通过。

来看这样的事件:

大众可以投票给其他候选节点,假如不考虑主节点持有的大量eos具有更高的投票权重,假如大众达成一致,推翻现有的主节点,从候选节点中选举出新的主节点。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新的主节点,可能仍然会与原来的主节点具有同样的决策。

因为无论谁来担任主节点,其利益是一致的。

当然在记账时,主节点联合作恶对EOS进行攻击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在一件事务上,由于EOS主节点存在利益共同点,所以形成了中心化的治理机制。

这就像是封建社会,推翻了一个统治,新的统治阶级大同小异。

事实上,EOS主网能否启动,EOS运行怎样的代码,是由21个主节点决定的,因为全民通过,但主节点如果不去运行程序,全民公投是没有意义的。所以EOS的事务更多的是掌握在21个主节点手中。
这是DPOS共识的一个弱点。

❖EOS的未来❖

6月1日,blockone宣布了几个消息,其中有三个很关键的事件:

第一,EOS即将上线虚拟机;

第二,一款在EOS公链上的社交应用——voice正在筹备中;

第三,一个EOS开发的学习平台,学习可以获得EOS奖励。

事实上,因为BM事先宣布了即将在6月1日发布重大消息,所以在6月1日前,EOS大涨一波。在消息后,EOS迅速下跌了。

但是,这三个消息事实上对EOS来说,都是重磅炸弹。

➤短期

(1)产品强化

blockone的最重大消息,就是EOS虚拟机。

我们知道,以太坊虚拟机,是一个在以太坊智能合约的运行环境。虚拟机是在节点上开辟一个为智能合约运行的独立空间,其他的智能合约不可以访问此空间,这个空间相对封闭的,因此可以保证智能合约的安全性,同时由于只运行在一个节点上,这样也可以提高智能合约的运行效率。

EOS虚拟机,可以大大提高智能合约的运行效率。有了EOS虚拟机,或许可以解决EOS DAPP的卡顿问题,让DAPP变得更加流畅。

EOS虚拟机,是blockone面对EOS公链产品问题,做出的一次改进。

(2)营销强化
虽然blockone是一个技术团队,不擅长营销,更不会打鸡血式营销。

但是,blockone意图通过技术和产品来解决营销问题。学习eos可以获得奖励,这是对eos的一种推广,如果更多的人学会eos开发,那么eos公链在应用领域的门槛也就降低了;

而voice作为一个社交应用, 如果可以像facebook那样发展起来,自然可以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营销效果也就达到了。

➤长期

(3)市值潜力

长期来看,blockone没有做市值管理的打算,所以EOS仍然面临着大起大落的风险。

但是,长期来看,EOS也许具有成长的空间。因为,一旦EOS虚拟机真的可以让dapp变得流畅起来,那么,EOS从此便可以承载大规模商业应用。

更多的传统企业或其他机构,在区块链应用的需求方面,会有进一步的成长,而EOS的承载能力加强,开发门槛越来越低,那么EOS就会具有更大规模的应用空间,对EOS的需求增加,币价成长也就具有发展空间。

当然,这个时间是比较长的,目前区块链的刚需还没有明显表现出来。

(4)治理难题

EOS治理问题,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因为EOS程序是需要主节点来运行,所以即使全民认可,主节点拒绝运行,程序也无法执行。

所以,完全线下治理是不能解决治理问题的,也许在代码上做出变更,例如全民投票制写入代码,由全民投票来决定程序运行的分支,或许会更好一些。

TVB认为,长期来看,EOS的未来到底会怎样,只是取决于blockone和少数节点的努力。EOS有两种极端的结局:

第一种,更多主节点致力于发展EOS,为EOS做更多的努力,推进EOS的健康与繁荣;

第二种,主节点只顾自己捞钱,对EOS生态不作为、甚至危害生态,最终使EOS走向末路。

EOS的长期,只能说事在人为。毕竟,世界是由少数人改变的。

❖写在最后❖

EOS虚拟机的上线,很可能提高DAPP运行的效率,有可能解决DAPP的流畅性问题。另一方面,EOS学习平台和社交应用,有可能会推进EOS的营销。

长期来看,EOS还面临着重重困难。缺乏市值管理,波动性仍然会比较大;如何能说服更多有区块链需求的机构在EOS开发应用;企业、机构对区块链的应用需求方向在哪里;EOS治理问题如何根治等问题,只能等然时间来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