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听了Unchained的一集探讨亚洲加密货币市场众生相的播客, 邀请了Bloom Solutions创始人Luis Buenaventura与香港比特币协会(Bitcoin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会长Leo Weese。在国内呆久了听一听其他市场在发生些什么,真的挺有趣,比如:

比特币对于亚洲文化基因来说或许太强调自由了,我们其实更关心它能否为我们省钱?

人们会携带大量现金搭廉航到不同市场买卖比特币,早上香港,晚上韩国,不为追星,只为套利?

在加密货币方面,新加坡是一个央行大腿拧不过银行胳膊的国家?

以下是对话内容,部分删减,还是很长,Enjoy。

 

在亚洲,人们关心的是比特币能否为自己省钱

Laura Shin:

让我们从最普遍的问题开始。亚洲和西方加密货币环境的大致区别是什么?

Leo Weese:

其实对硅谷文化,我一直是个局外人。西方对加密货币的关注往往围绕着是否有利于个人隐私,个人自由,诸如此类的话题。然而,从亚洲的角度来看,说白了我们更关心它能否为我们省钱。现在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的银行内部工作仍然需要人工完成,它为许多人提供了就业,至少从这个角度讲他解决了一部分人的生存问题,而且对于企业业务来说,(汇款)成本也很有竞争力。所以,当比特币的解决方案出现的时候,我就在想:比特币比这更好吗?这一直是我的一个问题。因为亚洲人关注的东西很实际,如果你能降低成本,提高利润率,那我们可能有的聊,如果没有,你只是单纯描绘自由、数字化的便利和发展潜力,并不足以说服人们去使用它。至少我是这么感觉。

Luis Buenaventura:

在东亚,特别是香港、中国大陆、台湾、韩国和日本,股票交易已经比在美国或欧洲流行得多,当然很多是为了消遣,人们甚至会在驾驶出租车或通勤时交易股票。交易加密货币的需求也是一样的,只是获取途经更加容易了,你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交易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除此之外,人们并没有太多投资机会。所以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ies)的出现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投资品类,当然很多投资产品可能是泡沫和传销,但他们确实创造了足够的轰动效应,给人们创造了一夜暴富的疯狂幻想,吸引了相当多的人。

当然,在商业层面,每年大约有三亿美元的个人汇款在香港和菲律宾之间流动。比如一个农民工,或在香港工作的人,他们关心的问题是,比特币转账对我来说是否比香港任何传统的汇款渠道都要便宜。拿世界银行的数据来说,香港和菲律宾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汇款通道,我说的不是加密级别,我说的是传统意义上的。使用传统渠道,你从香港汇款到菲律宾只需要付不到1%的手续费,这简直和个人汇款一样便宜。所以,很多汇款公司会进入香港,通过提供非常便宜的汇款来竞争。

Laura Shin:

好,现在我们来谈谈亚洲加密货币的使用场景,就从最大的市场开始,先说中国。

Leo Weese:

比特币在中国的流动性仍然很强。对于这个社区的一部分人来说,出售数百万美元的加密货币并找到市场仍然非常容易。

Laura Shin: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Leo Weese:

他们会有自己的联系人网络,或者通过线上的OTC平台,如果价格合适,人们会购买这些比特币。有些人通过套利赚钱。有些人通过他们的个人银行账户把他们的家人或朋友登记到加密货币系统中,因为他们的家人或朋友可能也想交易或者投资。

Laura Shin:

香港是怎么样的?

Leo Weese:

香港场外交易市场的流动性仍然很强,从专业的机构那里购买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比特币很容易。但是传统的法币(fiat)交易所市场在香港从未真正起飞。事实证明,对这些交易所来说,要想和银行建立法币业务关系实在是太难了。所以香港人一般想通过法币入金的话需要去纽约或欧洲。因为欧洲和美国的交易所能够相对容易地接受这些国际电汇,然后让香港人进行交易。

香港有很多比特币atm机,主要服务于那些重视隐私、或那些经常需要比特币的人。在香港,比特币交易几乎不存在任何法律问题,无论是在点对点市场,还是通过专门的场外交易平台,交易比特币对任何人来说都很容易。从理论上讲,在没有任何许可证要求的情况下做交易所也是有可能的,但一旦银行账户成为商业模式的牵绊时,这事儿就很难做成了。

相比韩国,日本在加密货币方面很少自相矛盾

Laura Shin:

有趣。我对美国了解得越多,就越意识到这些银行关系有多么重要。好吧,我们来谈谈日本。那里的加密货币行业是什么样的,与亚洲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

Leo Weese:

日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亚洲的灯塔,但它让邻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不太好过。我有一种感觉,如果日本不在比特币问题上采取如此积极的态度,很多地方,尤其是东南亚,早就禁比特币了。但为什么日本如此欣然接受比特币呢?日本是唯一一个给予加密货币和比特币如此多监管框架的国家,对它的交易所有着非常严格的牌照制度,因为他们几乎把它当作未来银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了。与韩国当局不同,日本当局的信息也相当连贯,很少自相矛盾。允许你向公众提供不同种类的加密货币和产品,但所有的交易所都需要受到严格审查,都会受到一些限制。

Laura Shin:

好那说到韩国。韩国的情况怎么样?

Leo Weese:

韩国和日本在某些方面是相似的,但它把这些金融机构分成至少五个不同的角色,这些角色可能会产生相互矛盾的信息,而韩国的形象,比如国际媒体对他的报道就经常很矛盾。比如有一些说韩国可能会禁止交易所或ICOs,而其他人坚称,交易所在韩国做得很好,ICOs仍是合法的。

日本和韩国有一些隐性的资本控制,使得人们很难把钱转移到国外,或者外国人很难把钱转移到国内,我认为这两个国家都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很清楚自己银行系统的弱点,但并不一定知道如何立即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会不会是比特币的一个出路,在这些国家,人们不会认为比特币可以立刻取代当地的银行系统,但他们至少知道存在这种可能性并且在未来可以作为一个选择。但现在,由于人们很难把钱寄进寄出,在日本,人们至少已经解决了加密货币的溢价问题,但在韩国,溢价仍然不时出现。

我们看到人们早上坐廉航来香港,口袋装满现金,在场外排队购买比特币,买完后马上转到韩国卖掉套利,下午才飞回来。第二天又是相同航班。这让香港警方、韩国警方、廉价航空公司三脸懵逼。其实他们并不需要带这么多现金,但这似乎是在两个市场中实现套利最可靠的方式。按理来说通过银行应该能更方便、更容易和更安全地把钱转到香港,但似乎不太可能。

Laura Shin:

Leo,你说的那些口袋里装满现金的人,这种情况还在发生吗,还是只是在2017年?

Leo Weese:

这发生在高峰时期,是的,它仍然偶尔发生,但不是每天都发生。但正如Luis所说,当溢价超过3%或4%时,人们很快又会这么做。

Laura Shin:

哇。

Leo Weese:

这是一个赚外快和去香港旅游的简单方法。

新加坡的最大特点是政府和银行的立场不一样

Laura Shin:

哈哈哈没错,下面我们聊聊新加坡

Leo Weese:

新加坡目前对加密货币,尤其是区块链产品,再次非常开放。我认为,新加坡可能会出现类似于受监管的代币交易,但新加坡并不总是很容易预测,因为它的政策来回变,一会拥抱一会又显得很保守。

Luis Buenaventura:

我来添油加醋一下,我认为新加坡和其他国家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政府和银行对待加密货币的立场不一样。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新加坡央行)一直致力于把新加坡打造成为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例如,他们一直在试验建立在以太坊上的银行间资金转移系统。我认为这其中的限制是,金融管理局可劲儿鼓励,银行却不一定想加入,因为要涉及到给加密企业发放贷款。

事实上,你在新加坡和银行打交道还不如在马来西亚容易,起码他们不会因为你的商业文件中出现“加密货币”这个词而拒绝你。这是一种很滑稽的现象,政府想鼓励但银行依旧怎么舒服怎么来。我觉得是因为加密货币曾经被查出用于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银行被罚惨了,所以他们不敢再尝试。简单算笔账,如果我因为贷款1000万给一个加密货币公司而被罚1个亿,那我肯定不干。所以政府的鼓励并不一定会改变他们(银行)的想法。

Laura Shin:

现在我们来谈谈菲律宾。那里的情况是怎样的,除了前面我们提到的跨境汇款方面?

Luis Buenaventura:

菲律宾是少数几个允许加密货币交易的国家之一。虚拟货币交易许可牌照正巧是在2017年的牛市时推出的。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九家拿到牌照的公司,相当一部分是中国或韩国公司,主要是因为他们无法在自己的国家获得许可。这种策略就是展示给他们的国际投资者或机构客户,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合法的。目前只有屈指可数的国家在发放这样能受到国际认可的牌照,所以可选择性也比较少,我认为日本在这个领域的领导地位有点局限于十几家企业(意思是只发有限数量的牌照)。但是目前在菲律宾排队拿牌照的就有60,70家公司,按照之前的批准进度,应该是两年10家公司,所以如果你排70号我觉着你得等一段时间。

印尼是东南亚在加密货币方面最先进的国家

Laura Shin:

东南亚,比如印度尼西亚是什么样子的?

Luis Buenaventura:

我觉得印尼是东南亚在加密货币方面最先进的国家。他们每月大概进行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这些交易主要集中在一个叫做Indodax的交易所。自从我进入这个领域以来,这个交易所就一直存在,至少5-6年了,我认为Indodax是整个东南亚最重要的交流机构。泰国也有五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当地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已经向它们颁发了临时许可证,但据我所知,没有一家能达到Indodax的规模。

Laura Shin:

这仅仅是因为印尼的面积吗?众所周知它的国土面积是世界第四大。

Luis Buenaventura:

这可能是原因之一。也可能是因为它存在的时间最长,而且早在2016年Indodax就开始成为其他加密货币企业建立业务的平台。所以,如果你想在印尼做一种基于加密货币的汇款业务,你必须和Indodax合作为你的业务提供流动性,或者合作开展支付方面的业务。

“不论如何,Libra起码比比索更好”

Laura Shin:

好吧。让我们谈谈印度。我觉得那里发生的事情很有趣。大家说一下自己所了解的印度的情况?

Leo Weese:

不是特别了解,但感觉这似乎是一个巨大但是非常困难的市场。当地政府有很多管制资本出入境的手段,比特币不能很好融入现有的体制中。印度当局会采取很多手段限制比特币业务,以确保人们不将比特币用于非法活动。印度的交易所好像过的不太好,比特币更多的是场外交易,就像中国一样。

Laura Shin:

是的。这实际上是segue,最近Facebook Libra的新闻出来了,从他们的宣传你也能看出他们是针对这些新兴的经济体。但是这些发展中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和印度,根本享受不到Libra的服务,所以我想知道亚洲对Libra的普遍反应。

Leo Weese:

他确实引发了广泛的讨论,是一件大事,因为它让加密货币走上了合法化的道路,因为人们期望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并有一个清晰的策略让加密货币更合法合理的走入大众的视野,随后就会出现一大批的复制或效仿。

但是Libra现在的策略非常隐蔽。通常像Facebook通过Whatsapp在印度推出的支付和转账机制,就比较好理解用户是怎样进行转账的。但是在Libra目前的披露当中,这个机制并不清楚。我们不知道人们将如何得到Libra的token。我们不知道人们怎么能够交易或为目的的人能使用它们,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真的不知道人们怎样把他们的产品和服务用Libra进行定价,市场该如何形成这样一个汇率。

对我来说,Libra最令人兴奋和更有趣的地方在于,它是一种自由浮动的货币。它可能是由一篮子货币的法币,但它不是一对一挂钩,我可以买一个Libra,两个Libra,3.3个Libra。与之前大多数科技公司构建支付平台和电子钱包不同,它不以当地货币计价。

Laura Shin:

是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观点,Luis,你对Facebook的Libra有什么看法?

Luis Buenaventura:

现在菲律宾20、30岁的人群,在他们出生那年一美元能兑换27菲律宾比索,但今天已经缩水一半了(半美元兑换27比索),我们已经失去了大约50%兑美元的购买力,我认为这里Libra的潜力是,它可能会为人们提供一种抛弃菲律宾比索的额外选择。所以,我一直在提倡这一点。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无政府主义的观点,但我一直提倡人们停止储蓄菲律宾比索很长时间了。主要是因为每年我们对美元的购买力都会下降了2- 5%。这在过去的十年里相当一致。所以,把你的比索存进银行是没有意义的。从长远来看,你一直在亏钱。

Laura Shin:

从长远来看,Libra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威胁到资金贬值严重的发展中国家。

Luis Buenaventura:

是的。肯定。

亚洲:我们需要更多的投资选择

Laura Shin:

在西方,加密货币的主题一般会围绕着比特币讨论,比如它具有的数字黄金的属性,对于以太坊呢就是围绕着扩容,或者讨论各种智能合约平台引发的“智能合约大战”。然后人们也会对一些跨链协议感兴趣,像Cosmos和Polkadot,并且认为他们可能与以太坊构成竞争。那在过去的一年里,亚洲加密货币圈子讨论的主题大致是什么?

Luis Buenaventura:

我们看到很多项目试图成为下一个以太坊,就像2015、16年的时候很多项目都在努力成为下一个比特币一样。但我认为人们并不清楚智能合约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智能合约能干什么。人们想要构建第二个以太坊更多的是想复制下一个暴富机器,而不是智能合约平台。在过去的十年甚至二十年里,亚洲见证了各种资产价格的暴涨,尤其是房地产。任何类型的牌照,任何形式的资产价格都在上涨,有很多的资本寻找可替代的投资标的,但除了东京和香港的股票市场,并没有太多选择,资金又比较难进入美国或欧洲市场,所以一些加密货币项目或智能合约平台会因此得到投资。即使有些项目看起来像骗子,或者没有建立在坚实的技术基础上,有的投总比没的投好。

Laura Shin:

有意思。那亚洲人对哪些加密项目会感到兴奋呢?有没有一些人/项目在西方可能没那么出名,但你觉得他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被低估了?

Leo Weese:

我认为日本有很多牛逼的技术创新。例如,Crypto Garage的人(Crypto Garage是Digital Garage有限责任公司的子公司),我认为他们做的事情被低估了,尤其是他们在技术上的突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我觉得,特别是在闪电网络、智能合约、比特币或Layer 2时,硅谷和欧洲风头有些过盛了,其实日本也是不容小觑的。

*注:日本政府宣布认定虚拟货币新结算系统“Crypto Garage”项目。这一系统以一种可靠、即时的方式对虚拟货币和现金进行结算。虚拟货币的交易者可以同时交换手头的虚拟货币和现金。

Luis Buenaventura:

我想强调的一个创业公司是香港的Bitspark公司。创始人是George Harrap 和 Maxine Ryan,他已经在这个领域深耕5年了。亚洲人的思维方式不一定和北美人的思维方式一样,我认为基于这个地区的情况做这个地区需要的产品是一种更好的策略,而不是试图把一种为西方市场设计的产品硬塞进这里,很可能会水土不服。他们现在在做亚洲和非洲的法币和加密货币的兑换业务,不需要通过银行等任何进金融机构。

(完)

听完整个对话感觉到了东西方文化在接受加密货币方面的根本差异。虽然土壤不同,但人们在某种程度上“需要”加密货币。人们需要加密货币,一方面是作为投资产品,因为我们的投资选择实在太有限了。另一方面尤其对于比特币来说,可能承担着更多的意义,对于那些货币严重贬值的地区(比如菲律宾),人们可能更愿意持有他,但是比特币没有太多的支付属性(支付场景),所以像Libra这样的加密货币的普及前景就比较明显了。

除了日本,各个国家在加密货币方面的态度(政策)似乎在不停摇摆。但无论如何,还是有一些人在为了普惠金融和没有被中心化金融设施覆盖到的人群,用区块链去搭建一条技术的金融运输通道。这似乎是一条漆黑的路,一条被处处围堵的路,但一定是一条自由的路。

参考播客:

https://unchainedpodcast.com/how-asias-trading-culture-results-in-a-vastly-different-crypto-scene/

 

编译:Jessie

来源:橙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