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内人无法看清市场情绪,因为他是其中的一部分;跳出去很难。对场内人而言,识别的关键不是市场情绪,而是情绪产生者的思维阶次,有它,就够了。

 

01

 

这天,你在街头看到 100 块钱,你伸手去捡。这就是**一阶思维**(first order thinking),看到机会就行动。多数人会这样。

但是,如果你养成二阶思维,你会多想一层:如果地上真有 100 块钱,它早该被人捡走。所以,你继续走路,不去浪费那个时间。

经典经济学就是典型的二阶思维。它假设别人不会傻到有钱不捡,所以总有人替自己省下捡钱的工夫。它认为市场总是有效的,价格已经反映了所有能影响价格的信息。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地上没有白捡的钱。

二阶思维很高明,但有时越高明就越容易犯傻。假如地上真躺有 100 块钱,放着不捡就是犯傻。二阶思维犯傻是因为它过度依赖一个前提:别人都是一阶思维。

还有**零阶思维**,就是地上有钱也看不到,什么机会都发现不了,也没有高明到意识到大家能发现钱,所以钱在那里必有古怪。正如币圈外的大众对待比特币的看法,全由他们所接触的媒体/自媒体左右,很少有人亲手去翻看它的白皮书和产业逻辑。

 

02

地上是否有白捡的钱,市场是否还有效,跟绝大多数玩家是什么思维关系很大。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认为:

如果大家都认为市场是有效的,那么市场将不再有效;反过来,如果大家都认为市场不再有效,那么它将变得有效。

道理是这样的,市场不会自然有效,它需要人们努力获取信息,处理信息,根据信息去套利。这样做的人越多,市场就越有效。而越多人相信市场有效时,就越少人付出成本去套利,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套利的机会。

反过来,当出现套利机会而没有人来套利的可能性越大,市场有效就越靠不住。再反过来,当市场公认失效,很多人就会付出成本去套利,套利的人越多,市场无效就变得越少,也将变得越有效。

加上斯蒂格利茨的三阶思维,可以这样理解:

零阶思维:地上没钱,因为有钱他也看不到。

一阶思维:地上有钱,因为别人都是零阶思维。

二阶思维:地上没钱,因为别人都是一阶思维,有钱也被捡走了。

三阶思维:地上有钱,因为别人都是二阶思维,有钱也不去捡,所以地上还是有钱。

一阶升一阶,就像电影《盗梦空间》(Inception)一层梦境穿透一层梦境,最后似梦似真。

到底地上有钱还是没钱?高阶思维比低阶思维想得深,就一定能捡到钱吗?不好说,但这个问题本身很重要——

除了零阶思维,你必须有多阶思维的能力,而你启用第几阶思维,取决于你对其他人思维阶次的了解。

 

03

 

假如你要判断市场是否触底,首先,你必须有能力同时在这几阶思维上展开思考:

一阶思维:了解影响币市走势的各种实质信息,包括资金流、链上活跃度、交易所日活数、新的市场热点、技术周期性等等,这些实际影响币价的因素。

二阶思维:一阶思维涉及的信息是否已经被市场充分消化?

三阶思维:二阶思维所涉及的信息反过来是否已经被市场充分消化?

然后,你还得了解其他玩家在哪一阶上,是一阶思维还是二阶思维?这正是市场玩家特别关心同行的原因,是为了把握对方的思维阶次,而不是模仿学习。投资真的不是师傅领进门,最多听他们讲一些前人的故事。

正常人做投资必须去人多的地方,这不是追风口随大流,而是呆在人多的地方才能知道他们对信息的处理在哪个阶次,自己相应地该调整到哪里。

交流一阶信息是为了把握市场整体思维阶次,但前提是,那些信息是真实的。这个问题在币圈尤其严重,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干扰到以上三种思维阶次的思考。但我还是建议,经常出现假消息的地方不要去,经常散布传播假消息的人不要关注。

如果大家在零阶,你在一阶就够了,对于币圈外的人,长期来看,你获得的绝对是阿尔法收益,即超额收益;如果大家在一阶,那么你就要去二阶,这是去挣市场收益,即贝塔收益;如果大家都到了二阶,你就要看看市场上是否还有超额收益的机会,这是你的进阶玩法。

市场上经常出现这句话——

大家都预见到的危机就不会发生

这正是对应二阶思维,大家都预见了,就已经被消化掉。

不过,事实也有例外,比如“灰犀牛”。灰犀牛是人人都预见到,但还是眼睁睁看着它发生的那些事。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大家都太聪明,都启用了二阶思维想问题,相信都预见到的危机不会发生,因为都相信不会发生,所以它就发生了。

如果你预计某件事情将会发生或不会发生,实际上,它可能都已经发生。

 

04

 

比起经常被提起的思维模型,思维分阶对多数人的意义可能会更大。

大多数时候,在大多数问题上,人们的思维在零阶和一阶,很多人甚至连信息真假都无法识别。我们用一阶思维寻找机会,用二阶思维验证是否已被同行消化,大体上就够用了。但不要忘了三阶思维,在聪明人扎堆的市场上,总有用得到的时候。理论上,三阶之后还有四阶。

一阶思维去捡钱,三阶思维多想了两圈还是去捡钱;零阶思维不去捡,二阶思维也不去捡。我们很难从行为去倒推别人是聪明还是愚钝,因为高阶思维和低阶思维可能对应着同样的行为。经常有人说市场是愚蠢的,他说的是二阶意义上的愚蠢,而不是零阶意义上的愚蠢,只是普通人看不出它到底零阶还是二阶。

 

05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曾讲过他捡钱的故事。

一天,席勒走在纽约大街上,看到地上有 20 美元。作为经济学家,他的第一反应是标准的二阶思维:这里是纽约,人人都是猴精,绝不会把 20 美元留在大街上不捡,所以这可能不是 20 美元,我应该继续走自己的路。

但作为诺奖级经济学家,席勒的第二反应是三阶思维:这里可是纽约,搞不好所有人都有了二阶思维,所以不捡。没人捡的话,这 20 美元可能是真的。

他在纽约大街上走着,看见地上有20美元钞票。作为经济学家,席勒第一反应是标准的二阶思维:这里是纽约,所有人都是精猴,绝不会把20美元留在街上不捡,所以这不可能是20美元,我应该继续走自己的路。于是,席勒停下脚步弯下腰,就在手要碰到钞票的那一瞬间,钞票飞走了。原来是有人恶作剧,在钞票上绑了线。

就算我们机关算尽,终究还有造化弄人。

 

06

 

市场并无确定打法,但学会正确思考是必要。

分阶思维,搞清楚和自己一起博弈的其他玩家处在哪个阶次,比他高一阶就好。即便对方的行为表现得愚蠢,也不要真以为他比你低一阶,搞不好是反过来的,你比人家低一阶。

 

作者:比特叨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