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了愚人节的暴涨行情之后,BTC一直在5200美元上下徘徊,似乎加密市场又进入了横盘状态。而从4月16日起,BAT(Basic Attention Token)却一路反弹,实现日线6连阳,从0.29美元一路涨至4月21日的0.438美元,涨幅接近50%。久在币圈,价格的强势表现并没有让笔者太过意外。相反,一则“主流媒体《洛杉矶时报》将接受BAT作为打赏”的新闻,吸引了巴比特的注意力:这个2017年的ICO明星项目到底落地了没有?

WX20190422-142748@2x

BAT走势(数据来源:QKL123)

BAT项目由JavaScript发明人、Mozilla&FireFox联合创始人Brendan Eich创立,在2017年的ICO热潮中,30秒即完成3500万美元的募资。项目希望利用Brave浏览器测量用户注意力,方便广告精准投放,消除第三方广告交易,并通过零知识证明实现用户隐私保护,减少广告欺诈。

bat_triad_diagram_ZH

BAT项目的整套解决方案由Brave浏览器+BAT构成。在BAT项目的计划中,第一阶段的重点是Brave浏览器的开发和推广,第二阶段是BAT,最后完成两者的结合。

WX20190422-151849@2x

 

虎口拔牙,非常“brave”的Brave浏览器

 

对于很多人来说,Brave是个非常好用的浏览器。这个开源、免费的浏览器内置了广告拦截器,默认阻止广告和广告追踪软件,可以拦截所有的广告。有人会说,不喜欢广告可以在谷歌Chrome上安装广告拦截插件,然而就算我们使用Adblock Plus这样的插件,还是会看到谷歌的广告,因为谷歌会向它支付大量费用来避免自家广告被拦截,毕竟反广告插件也是需要盈利的。不过,这里我们也看到了BAT项目的业务逻辑:先用Brave浏览器清理出一片没有广告的“乐土”,然后在这片“乐土”中,广告商投放广告,用户看广告获得奖励并在受到激励后继续看,从而实现去中介化的线上广告平台。

“乐土”的阵地有了,但也要不断扩大以真正支撑起整个业务。实际上,在BAT的ICO期间,15亿的代币总量有10亿公开发售,剩下的5亿汇总有12%的代币留作营销预算,很大一部分就是用于推广Brave浏览器。在过去的两年中,团队就多次给Brave浏览器用户免费发BAT代币,并推出拉新奖励活动。同时,由于Brave Brave浏览器集成了很多隐私安全方面的功能,如防止fingerprinting、HTTP Everywhere等,低耗能、高速等卖点也为它赢得了很多用户。今年3月初Brave下载量已经达到2千万,月平均活跃用户量在去年10月就已达到460万。然而,根据多个论坛上用户的反馈来看,很多用户可能仅仅因为其反广告或者高速的特点而下载使用Brave,对于浏览器内置的BAT代币却并不感冒,大家关注的焦点也许更多的只是哪个浏览器用户体验更好。这不免让Brave真正有效的月活打个折扣。

当前的线上广告行业,谷歌是当之无愧的巨头,而谷歌旗下的Chrome也正是目前用户量最多的浏览器。Brave这种模式无异于与谷歌“正面”开战,不断挖谷歌的墙脚,犹如虎口拔牙,不可谓不“Brave(勇敢)“。然而,贯彻“猥琐发育“的策略,采用谷歌Chrome浏览器内核的Brave在浏览器的市场份额统计中,选择将自己伪装成Chrome,所以在诸如W3Counter这样的统计网站上,我们根本看不到Brave的身影,只有仔细搜索才能找到相关的数据。不过,笔者认为,即使不这么“猥琐”,似乎Brave还是可以继续安全地“发育”,因为它仍然太过渺小。谷歌的Chrome浏览器在16年移动端的月活就已经超过10亿,而Brave目前的月活不及Chrome 0.05%。同时,在缺乏强大生态支持的情况下,面对Chrome坚不可摧的网络效应,Brave浏览器在达到一定规模后进一步的增长势必面临巨大阻力。

 

万事俱备,只待“金主”,BAT迎来关键时刻

 

在Brave浏览器推广的同时,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媒体加入BAT的项目。据外媒报道,美国发行量第四的报刊《洛杉矶时报》最近签约成为一家经过认证的Brave浏览器的出版商,读者将可以使用BAT进行打赏。查询官网后,我们发现,其他经认证的出版商还包括道琼斯媒体集团(MarketWatch,Barron’s)、华尔街邮报、卫报以及Coindesk等,总计28000家。有声有色的背后,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实际上,当前的BAT项目仍处于第一阶段。BAT的唯一作用就是读者对于喜爱内容的打赏。内容生产商注册Brave Rewards计划后,读者在阅读其文章,或者观看其视频时,即可通过Brave浏览器进行打赏。非营利性组织互联网档案馆早在2年前就加入了该计划,最近其在官方博客上表示,在2年多的时间里,它一共获得了9000BAT(约3600美元)的打赏及捐赠。这也说明内容生产商和用户之间关联已经建立起来。

在笔者看来,大量内容生产商的进驻和Brave浏览器的开发和推广一样,都是BAT项目的铺垫工作,为BAT用户、广告商、内容商的三角建立基础。毕竟只有在具备大量用户和内容生产者的情况下,广告商们才会愿意真金白银的投入,才能在拥有良好体验的情况下(在大量媒体中选择最合适的发布渠道)投入。上周末,BAT在Github上更新了其路线图,宣布将于4月23日发布更新,正式推出用户看广告获得BAT的功能。广告商入场,是否真的能实现更精准的投放,更高的投资回报率?比起前期铺垫,这是难度最大,也是真正考验项目的核心部分。可以说,整个项目的成败就在于此。此时,距离其ICO已经近2年时间。社区中有很多人批评BAT进度缓慢,核心功能姗姗来迟,但这样的“缓慢”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在“缓慢”中,为铺垫工作的开展留下了大量时间。相比仓促上马,打好基础,稳步推进无疑是更好的选择。但是无论铺垫如何,“金主爸爸”入场,BAT的三角正式聚齐,BAT项目才第一次完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用户对收益满不满足?广告商的投入效果到底好不好?模式还存在哪些问题?项目瓶颈又在何处?我们马上会看到答案。

WX20190422-185635@2x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生态中只有BAT一种代币,币价的大幅波动势必对生态的参与者有很大影响,毕竟我们已经看到,BAT在过去一周爆拉50%。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暴跌50%呢?不管是用户还是广告商,都需要承担很大的不稳定性。对比BM创建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项目Steem,我们发现,Steem中存在Steem Dollar这种稳定资产(1:1锚定美元)来避免这一问题。BAT是否会采取相应措施解决这一问题尚未可知。

自加密货币泡沫以来,行业越来越讲究应用落地。目前来看,BAT似乎真的在一步步走向落地,但效果如何仍需实际检验。是不断壮大,最终直面谷歌,让线上广告行业旧貌换新颜?还是虎头蛇尾,昙花一现,落得白茫茫一片?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链接:

1.Basic Attention Token

2.TG评级丨BAT:系统设计缺乏稳定代币,链上活跃度与浏览器用户相差较大 

3.Messari 

4.Google, Microsoft, and Amazon are paying Adblock Plus huge fees to get their ads unblocked

5.Brave浏览器续航测试:功耗比Chrome低35%